1. <tt id="n8quj"></tt>
    <tt id="n8quj"></tt>

    <listing id="n8quj"><label id="n8quj"></label></listing>
          1. 無錫二舅代駕服務有限公司

            首頁 | 聯系方式 | 加入收藏 | 設為首頁

            當前位置:首頁 >> 新聞中心 >> 正文

            “開的不遠”折射病得不輕

            編輯:無錫二舅代駕服務有限公司   時間:2013/04/02   字號:
            摘要:“開的不遠”折射病得不輕
            圳龍崗區坪地街道辦統戰部副主任莫王松,去年底因酒駕被查,檢察院要求判刑2個月。龍崗區法院認為,被告醉駕駕駛距離不遠,情節輕微,判決免刑,檢察院未作出任何表示。莫王松說自己才開了100米就被查,屬于“犯罪未遂”。莫王松是否醉駕,這點無可爭議,因為酒精檢測達到80mg/100ml以上即為醉駕,但事發時,他的酒精測試達到176.3mg/100ml,超出醉駕標準2倍多。對此,即便是莫王松也承認“醉駕是事實”。既然“醉駕是事實”,為何被免刑責?用莫王松的話說是屬于“犯罪未遂”。什么是“犯罪未遂”呢?龍崗區法院的解釋是:被告醉駕駕駛距離不遠。
            “開得不遠”,是定罪量刑的法定條件嗎?當然不是!從我國刑法規定的罪來講,實際上存在著“行為犯”和“結果犯”的區分。所謂的“行為犯”就是法定的行為發生,不考慮情節,一律入罪。從刑法修正案(八)第22條的措辭看,“醉駕”是明顯的“行為犯”,即不管情節是否惡劣、是否造成后果,都將按照“危險駕駛”定罪。
            當然,“量刑”是要考慮情節的,“醉駕”量刑的情節,應該是酒精超出醉駕標準的多少,有無造成社會危害程度等等,但開得遠近,不是“量刑”的法定條件。假如“開得不遠”成為醉駕免刑責的判例,那也是一個“惡例”,是“醉駕入刑”流于形式的發端。試想,醉駕開出100米,算是“情節輕微”而免刑責,必然會攪亂自由裁量權,今后,醉駕開出500米、1000米,甚至1萬米……都可能成為免刑責的“借口”。
            在目前已經處理的諸多醉駕案件中,“開得不遠”而入刑的人恐怕不是少數。為何唯獨莫王松成為“特例”——明明酒精測試結果超出醉駕標準2倍多,卻因“開得不遠”而被免刑責;甚至連吊銷機動車駕駛證、罰款都免了,這個詭異的判定,怎能讓人不疑竇頓生?
            去年,全國酒駕事故和死亡人數分別比上一年下降18.8%和37.7%??梢?,遏制酒駕、醉駕行為,嚴格執法是減少事故、呵護生命的不二法寶,任何地方的執法機關都不可徇私枉法,或是隨意變更和曲解法律規定?!白眈{入刑”的規定,不應該是彈性的,以“開得不遠”為由,將其界定為“犯罪未遂”,不追究其刑責,顯然是荒誕的,不僅難以服眾,而且也有違法之嫌。
            一般人醉駕,首先面臨的是被拘留。但莫王松當天晚上到醫院檢測完酒精后就回家了,沒拘押他,第二天他照常上班……還有一個細節——當記者中午準備采訪莫王松時,莫王松已得知消息閃人了,他承認,“法院那邊有人說你們來了”。這一連串蹊蹺的背后,難免不讓人生疑——在他醉駕的背后,是否藏污納垢,比如,權大于法、人情大于法,讓莫王松逃避法律問責,這種可能不能排除。期待有關部門介入,查個水落石出,給公眾一個交代
            上一條:酒駕撞飛騎車小伙 司機棄車逃逸被熱心路人攔下 下一條:連續喝酒7小時 駕車撞死一女子

            業務范圍

            聯系方式

            聯系人:李先生
            電話:0510-59125412
            傳真:0510-59125412
            郵箱:service@shlprint.com
           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